产品搜索
联系方式

电话:0579-87053586
传真:0579-87052703
手机:13566751778
联系人:李先生
http://www.annaimei.com
地址:中国浙江永康市前仓镇溪坦街218号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城管深夜切割安全设施被拍下续:官员称属正常执法

11月12日凌晨7时,一辆奶白色皮卡车轻轻开来,停在幸福路步行街东端。车上下来三名身穿城管制服的人员,在其中一位领导模样的人的指挥下,另外一人开始用皮卡车上的氧气切割设备切割路口的护栏。一名物业管理人员发现这个不正常情况后,立即向"110"报警。见此情景,城管人员匆忙将皮卡车开走。这一过程被设在路口的监控探头记录了下来。

新闻追踪:

城管执法涉嫌违规

石河子幸福路步行商业街于2004年5月,由石河子远大房产开发公司投资建设。步行街建成后,地面道路由远大物业公司管理。

卜万林说,幸福路是市区一条主要道路,虽然作为步行街,但仍要承担交通及保证消防、救护等特种车辆通行的功能。物业公司设置路障(也就是此前报道的“护栏”),既未经公安消防部门同意,也未办理规划许可手续。根据一些政协委员和居民的反映,石河子城建监察大队经调查,认定幸福路步行街路障违反《城市道路管理条例》有关规定,并按正常执法程序向远大物业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书,要求其自行拆除步行街路障,恢复正常交通。但时过几个月,远大物业并未按要求进行整改。

“为确保步行街交通畅通,杜绝隐患,今年11月12日,市城建监察大队决定对幸福路步行街两端路障进行拆除。”卜万林说。

远大物业公司经理许焱对这一说法表示不认同。她说,幸福路步行街是远大公司开发的一个商业项目,两头的防护栏在建设之初就有了。防护栏是步行街建筑的一部分,其作用是为了防止社会车辆的进入,并不影响周围居民车辆和消防车、救护车的出入,所以就没有报规划和消防部门批准。“而且我们从来就没有收到过限期整改通知书。就是城管要强制拆除护栏,也要履行手续吧?按规定,他们必须经过市政府的批准,必须要有行政执法决定书,下发强制拆除通知书。这些我们都没有看到过。他们连个招呼也不打,想拆就拆,作为一个执法部门,怎么能带头违法呢?”

记者从城建监察大队提供的证明材料上,没有发现市政府的批文,也没有行政执法决定书和强制拆除通知书。11月29日,记者电话采访了卜万林。他反问记者,我们正常执法还需要市政府批准吗?

新疆天众律师事务所律师甄浩然认为,石河子城管如未经批准就实施强制切割,在执法程序上有违规之处。根据2001年3月2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令第97号《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第八条规定:达不到城市容貌标准和环境卫生标准要求的,由市容环境卫生管理部门会同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有关单位和个人限期拆除;逾期未拆除的,经城市人民政府批准,由市容环境卫生管理部门或者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组织强制拆除,并处以违章建筑物或者设施总造价5%以下的罚款。

“这个条例清楚地写明了,逾期未拆除的,主管部门可以组织强制拆除。但必须经城市人民政府批准。”甄律师说。石河子城管在未履行正常手续的情况下,出动“强制执法”,显然不符合法规规定。

新闻背后的三大疑问

1、步行街该不该设置路障?

“幸福路步行街属于城市道路,不应设置路障。”卜万林说,2006年2月,市政协七届一次会议上,党福秉等三名政协委员联名递交了题为《建议拆除各住宅楼及步行街两端路障》的113号提案,认为在步行街两端设置路障不妥,“万一发生火灾,影响消防车辆进入,后果不堪设想!”

2009年2月,在市政协八届二次会议上,政协委员宋扬宁又提交了关于“尽快解决幸福路步行街两侧住户消防通道”的建议,要求农八师石河子城建局、城管大队责成物业公司自行拆除路障。

今年4月12日,12小区部分居民联名向市长信箱反映此问题,强烈要求恢复幸福路步行街及周边道路的畅通。

另据石河子某报报道:“政协委员和居民的担心,正在部分地变成现实。据城管人员介绍,今年有一次,幸福路一家名为'梅子饰物'的商铺着火。接到报警后,消防战士迅速赶到。但因路障原因,消防车辆无法驶入,心急如焚的消防队员只好抡起消防斧,砸开路障上的铁锁冲了进去,但此时店里的东西早已被烈火焚烧一空。”

许焱说:“步行街不能设置路障是对步行街的误解。”步行街的意义就在于没有机动车辆通行,这是一个常识。国内外许多城市步行街都普遍设置路障,以保证市民游客的购物安全。像德国的慕尼黑、法国的巴黎、英国的伦敦、美国的旧金山等城市的步行街,以及国内的上海南京路、宁波鼓楼步行街和北京的一些步行街,都设置有路障。

“针对政协委员的提案和居民的反映,城管和我们协调过,我们也作过回应。”许焱说,当时城管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对于确需设置的地方,要求一律设置成活动式路障,以保证紧急通道畅通。根据这个要求,远大物业公司拆除了步行街其它地方的护栏,保留了步行街东西两头的护栏,并且设置成活动的,有专人24小时看护。正常情况下,急救、消防和附近居民家的私家车均可以进入。石河子某报说今年梅子饰物失火,路障阻挡消防车进入纯属子虚乌有。当消防车赶到时,步行街防护栏是开着的,消防车直接进入,根本没有拿斧头砸这回事。”

记者查阅了城建监察大队对政协提案的回复,确有如上表述。梅子饰物的负责人也向记者证实,当时步行街防护栏并没有阻挡消防车,由于扑救及时,店内物品也没有焚烧一空。

许焱说,如果消防部门确实需要拆除防护栏,他们会积极配合消防部门的工作。

2、城管为何要在凌晨切割?

新疆与内地有两个小时的时差,凌晨7点天还没有亮,还正处在黎明前的黑暗时期。许多读者以及内地网友纷纷质疑石河子城管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一时段拆除?

卜万林在石河子某报上解释说,“考虑到幸福路步行街是商业区,正常营业时间车辆行人很多,拆除护栏所用的乙炔、氧气属易燃易爆品。为使拆除工作不发生意外,负责拆除的市城建监察大队老街中队,特意选择凌晨人车较少的时段实施拆除。”

然而,记者分别于11月20日上午10时、25日上午9:20以及29日上午12时,三次到幸福路步行街调查人车流量。由于天冷以及紧临步行街北侧的时代购物商场正在施工,来往的人和车并不多,目测10分钟内只有10多人经过。显然,城管方面应该可以在大白天进行拆除。

还有读者质疑:城管见有人报警,为何匆匆离开?

当天参加拆除的老街中队指导员解卫东解释说,之所以没有拆完就离开的原因是:切割氧气瓶出了故障。事实上,当时匆匆离去的城管队员,再也没有返回现场继续切割。至今,石河子幸福路步行街的铁栏杆上,还留着黑乎乎的灼痕。

面对读者和记者的其它疑问,卜万林在石河子某报上称:“本想一鼓作气解决幸福路步行街多年悬而未决的老大难问题,但由于某些媒体的报道,使得城管大队的工作陷入空前被动,拆除工作也只好暂时停了下来。”

石河子城管的拆除工作是在11月12日发生的,而本网的报道15日才刊发,国内许多媒体的报道基本上在16日,《石河子日报》的报道在22日。也就是说,石河子城管在媒体没有大量报道之前,仍有足够的时间继续拆除,但他们却没有。

3、这张奇怪的通知是怎么回事?

许焱推测,城管之所以要切割步行街两头防护栏,可能与今年10月18日城管给他们发的一份《通知》有关。

记者在这份通知上看到:“步行街的路权、行政管理权属于市政府。为此特通知你公司,在2010年11月1日之前,结束与各摊点的安置协议,今后不再负责步行街的物业管理工作,相关工作由职能部门接管,城建监察大队进行日常监督检查。”

记者了解到,步行街管理权的背后有着不菲的经济利益,主要包括每年夏季在步行街街道上开设夜市的摊位出租和步行街上玻璃房的出租收益,还有平时步行街上摆摊设点的租金收益。

这笔收益究竟有多大?远大物业公司的负责人许焱拒绝透露。城管老街中队队长赵辉向本网记者表示,步行街每年的收益在百万元左右,“至少有几十万”。

许焱向本网记者提供了一份《石河子市幸福路步行地下商业街投资建设合同》。她说,2004年幸福路步行街建设之初,石河子远大房产开发公司与石河子市政府人防办签定协议,地下街和步行街建筑总投资约为四千万元,由远大房产开发公司投资建设,其作用为平时休闲购物,战时充当人防工事。本着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远大房产开发公司下属的远大物业公司享受步行街的产权,合作期满之后项目全部产权归石河子市政府人防办。

针对石河子城管部门与远大公司之间的步行街管理权争执,甄浩然律师认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第四章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对于已经成立的合同,双方必须共同遵守。本案当中,远大房地产公司在步行街建设之初,就与石河子市政府相关部门签订了建设合同,约定项目竣工后所形成的产权归远大房产公司所有。根据这个合同,远大房地产公司下属的远大物业公司享有步行街上建筑的收益是合法的。城管部门10月18日发出的《通知》明显违背了合同法的相关规定。  


上一篇:什么是构产安全设施产品销售的几大要素

下一篇:港城东大街增设防护设施 三条路增加了护栏18公里

 

Copyright © 2009 永康市安耐美工贸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管理 网站建设:环讯传媒   浙ICP备09067562号